挖坑狂魔染柒

【SPN】【SDS】Old Times

2000+超短粮食文
重刷522脑子一热写出来的
Sam第一人称注意
OOC致歉

Summary:522背景,Sam的灵魂被锁在皮囊中,他回忆起曾经的一切,这使他变得更加强大。
  

  Carry on my wayward son
  前行吧,我不羁的孩子
  For there'll be peace when you are done
  你们最终会找到安宁
  Lay your weary head to rest
  躺下你们疲惫的身躯
  Don't you cry no more
  不用再哭泣了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没有光,那是没有止境的虚无。
  我正在下坠。
  我听到有个声音,对我说,快走,快往前走,那路的尽头才是你的归宿。我想回答,不,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该怎么走。但那个声音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看着你的内心,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
  那个声音没再出现。
  我落到了一个柔软的床垫上,夜很深,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了进来,我看到头顶上的风铃随着微风轻响着,四周有高大的栅栏,枕边还有许多玩具,我意识到,我在一个摇篮中。
  我看到母亲的笑脸与落在我额头上的吻,我听到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对我说晚安。突然,那景象变了,黄色眼睛的黑影站在摇篮旁,我感觉到血,血滴进我的嘴,在我的身体里流淌。我看到母亲惊恐的脸庞,以及大火,所有的东西都烧起来了,热浪席卷了一切,我却感觉如此的冰冷。
  然后是温暖的怀抱,他叫着我的乳名,对我说没事了。
  刚出生的婴儿并不能好好的说话,我没法回应他。
  一切又重归黑暗。
  
  再次感到光线时暗金色头发的男人正压制着我,我不服输,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他说够了,于是我将他拉起。
  我和他坐在车里,我吐槽他老掉牙的乐队歌曲,他调侃我无能为力的处境。黑斑铃行驶在无人的公路上,车外是毒辣的阳光,车内是没停过的摇滚和他走调的歌声。我转头看向他,他也看着我,但不久便移开了目光,我也再次看向窗外,我们俩都笑了。
  剧烈的撞击,粉身碎骨的车体,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可是没人回应我。然后我听到仪器刺耳的叫声,我丢下手中的咖啡,扑到父亲的身边,大声找来医生与护士,可我能感觉到父亲的生命在流逝着。
  后来我们没再像那样相视而笑,他心里揣着他的担忧,我心里也有我的疑惑,黄眼睛的黑影再次闪现,我感觉有种力量,在我身体里觉醒。
  冰冷的金属穿过脊背,他将我抱在怀里,叫着我的乳名,怀抱依然很温暖,可我的身体却变得冰冷,我想回应他,但黑暗再次侵蚀了我的意识。
  我从冰冷的床板上醒来,他将我拉入怀抱,一句话也没说,但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我也沉默着,回抱着他。
  恶魔死在了他的枪口下,从地狱之门里逃出来的鬼魂中,又一个熟悉的身影。
  父亲的亡魂对着我们笑了,我想,也许他已经升入了天堂。
  
  他那被地狱犬撕咬的遍体鳞伤的尸体至今还映在我的脑海里。
  我听到恶魔在我耳边低语,引诱我走向深渊,可我不能停下,他还在地狱里受着无尽的折磨,我不能就这样停下。我必须做点什么,她说只要我能变得足够强大,就可以把他带回来。
  那种力量又在体内翻涌,我渴望血。
  血。
  血。
  血。
  我知道没什么能阻挡我了,即使是他也不例外。我听见他叫着我的名字,在我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的时候。他来了,他还是来了,为什么要来呢?为什么要拯救我?在说出那些话之后,在把我推下深渊之后,又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拉住我?
  他没说什么,只是帮我杀死了那个近乎痴狂的迷恋着撒旦的恶魔。
  巫术阵发出刺眼的光,预示着撒旦即将降临。我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袖,向他寻求保护,也同时确认他是否安全,而他也一样。
  “Say yes.”
  恼人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着满天星光,他坐在我的身旁,我们喝着廉价的啤酒,酒瓶碰撞的声音使我们俩暂时忘记了那些包袱与责任。
  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像这样。
  “Say yes.”
  我们试图改变过去,改变历史,改变即将到来的天启,但我们得到的,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跟我说他要放弃了,他要顺从命运,即使我们从不相信这个词。但后来他将刀刃刺入天使的脖颈时我才发现,他从没想过要放弃,从没想过要屈服,从没想过要离开。
  “Say yes.”
  底特律的低温使人不住地颤抖,但也许不是因为低温,是我在恐惧着未来,可这是唯一的选择。
  “Say yes.”
  “YES”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黑暗。
  我听到打斗声,我听到他说,
  “It's okay,Sammy.”
  “I'm here.”
  “I'm not gonna leave you.”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我看到他,我的哥哥,那个从我还是婴儿时就站在我身边的人,我的爱人,也是如今仍然爱着我的人。与我一同嬉笑怒骂,在父亲的爱车上刻下歪歪扭扭的名字,在深夜的汽车旅馆里吹灭蜡烛,在破旧的圣诞树旁交换廉价的礼物,在猎魔的路上互相扶持,一遍又一遍的吵架,冷战,和好,然后再次欢笑。汽车后座的兵人,通风口的积木,护身符,枪支与盐弹,咒语与困魔圈,黑斑铃与汽车旅馆,一切的一切,构成了我们的全部。
  我得回应他,我得告诉他我想说的,像小时候他叫着我的名字,对我说没事了一样,我想大声叫喊,好让我的声音穿透皮囊,直达他的灵魂,我想告诉他没事了,然后给他一个拥抱,将我俩的灵魂揉在一起,就像曾经无数次的那样。
 
  “Bitch.”
  “Jerk.”
  
  我醒了过来。
  
  Dean满脸都是伤痕,撒旦并没有手下留情。我猛地放开抓着他的手,Dean失去支撑力,顺着车体跌坐在地上,我惊恐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这实在太残忍了。
  “Dean”
  我小心翼翼的说出口,向他确保我的意识已经回归。
  他抬头看向我,眼中充满了惊讶。
  “It's okay,Dean.”
  “It'sgonna be okay.”
  没事了,我说,一切都结束了。
  我很抱歉,Dean。
  我爱你。
  那是我在跌进熊熊烈火之前最后的想法。
  
  



  
附录
一首诗
《假如我是一座荒岛》选段
假如我是一座荒岛,
我愿意依然这样被海水依偎着,
就算是千年,
哪怕是更长岁月的等待。
因为我相信,
我的爱人,
还有所有爱着我的人们,
总有一天,
他们会回来。

评论
热度(17)

© 挖坑狂魔染柒 | Powered by LOFTER